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尊敬的访客,欢迎您访问湘西州人民医院网站,我们一直在关心您的健康!为您的健康服务!

地址:吉首市乾州世纪大道与建新路交汇处

邮编:416000

预约挂号:0743-866966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动态 » 杏林撷萃 »

新科乐园


(新科村俯瞰)
      花垣县新科村位于该县麻栗场镇西南部,一个苗族聚居村,紧靠紫霞湖古苗河国家湿地公园,下辖11个山清水秀的自然寨。
      如果你借助无人机,俯瞰这个村庄,你会发现四周青山如黛,层层梯田绕村,片片果园点缀,栋栋别墅样的民居错落有致如星星点缀在绿色大地上……新科村就像一幅透明、湿润、流畅的乡村水彩画。在她的身边就是花垣县最著名的水库景观——紫霞湖。

(紫霞湖俯瞰)
      今天忙里偷闲,跟着宏锦一起去窝勺村捉稻花鱼,早上九时从吉首出发,二十分钟就到了花垣东(麻栗场)下了高速。原本准备去长乐老天坪里耶机场建设工地看一看,却不料上山的道路已经封闭,没办法,一行人只好转道来到新科村。
      此时的新科村游客接待中心蜘蛛网挂满了接待中心房屋的旮旮旯旯,似乎已经荒废了许久,根本就没有人气,一时间不禁让人感到此行莫非没有什么意义。
      但当我们绕过游客中心的假山下到停车场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汪清水,我拉着孙儿弘奕来到水边,只见两个垂钓者坐在一条小凳上,孤独而悠闲地守着自己的钓竿,看着浮吊在水中沉浮游弋,等了半天也不见浮吊有异常沉浮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两位钓者,此水何来?答曰,乃紫霞水库之水也。一时间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漫过山脚,注满新科村山沟两岔的水,就是紫霞湖(库)的精灵,难怪那么清澈。

(曾经热闹的游客接待中心)
      秋日的太阳一旦钻出了云层,便热气腾腾。人们不得已带着自己的小孩纷纷躲进山间的林荫里。
      清澈的紫霞湖水涟漪荡漾,沁人心脾的清风吹过,湖面顿起褶皱。偶见一只飞越湖面的白鹭悄悄降落在湖对岸的岩石上,歇息片刻即展翅飞去,然后留下一片静怡,谁敢高声语?
      在这片湖湾的对面绝壁上原来还建有一座“高空秋千”,远远看去没有人影,显得是那样孤单。水里因为没有船,人若要过到对岸,就必须过一道“步步惊心”玻璃吊桥,当安全员将相关护具拿来后,竟然没有人敢吃这只“螃蟹”。

(绝壁秋千)
      孙女馨蘃却不信这个邪,当其他孩子不敢到玻璃吊桥口去时,她却最先站在“步步惊心”玻璃吊桥的入口,让安全员帮其系好安全绳并在阿旺的陪伴下勇敢地走上玻璃吊桥,坚定地走向了湖对岸接着金艳女儿、覃燕女儿勇敢地踏上了玻璃桥,趟过了对岸······
      就连胆小的曾小安好像也在桥头站了站,虽终归不敢迈出哪一步,但其好奇、想经历一次历练的想法倒是值得一赞。

(玻璃吊桥横渡)
      遗憾的是,对岸悬崖上的“高空秋千”已经好久没有人坐,村安全员无论如何也不敢让这几个胆大的人儿这时能拥有飞一般的感觉,最终他们只得遗憾而返。再过玻璃桥与初过玻璃桥心境已明显不同。初上桥时战战兢兢,难免心虚。待回程时已显得自信而步伐坚定,孙女馨蘃早就甩开了阿旺的保护,快步地行走在玻璃吊桥上,完成了这次小小的冒险之旅……

(渡)

(加速度返程)
      小一点的孩子当然是不敢上那“步步惊心”玻璃桥的,但他们却有自己的玩法,自己的乐趣。
(寻觅)
      这不,田弘奕和小迪宝、曽熙桐就在阿蘂姐姐的带领下不约而同地来到松林里找松球,那分专注的神情、开心的样子当大人们用相机把他们记录下来时,竟看得让人忍俊不禁。相信等他们大了,在看到童年  这些无邪、珍贵照片的时候会回想起曾陪伴他们走过人生最快乐岁月的父母和老人们。
      此情此景,我又体会到了另一种幸福和自信,童年的快乐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因为,乐人之乐,为他人而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
 
(寻觅)

(收获)
      孙儿弘奕把松林里捡到的松球要奶奶用塑料口袋装着,然后休闲地坐在湖边一仿制的“城墙”垛口上摆着POS让覃阿姨给其照了相,高兴的神情洋溢在脸上,显得自信、自然而成熟,但其实这小子不过才三岁。

(阳光弘奕)
      让我想不到的是,新科村这里不仅修了“玻璃吊桥”和“高空秋千”,而且还在寨子深处修了“七彩滑道”和绿草地上的“小火车”轨道。大一点的孩子们于是都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坐上小火车,从高高的七彩道上坐上橡胶轮滑向地面,其中的刺激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会得。

(七彩滑道上的小白兔)
      蓝天白云下的新科乐园,尽管已经进入一年中乡村游的淡季并出现了一些荒废衰败的迹象,让人不甚唏嘘。但也从另一个方面折射出党和政府对乡村振兴事业的期许,关键是新科村的人要善于利用这样一个好的机遇。人是乡村振兴的主体,如果一个个村落没有了人,就容易形成一个空巢村。试想,在一个空巢村落,再多的资金投入,再完好的基础设施一旦没有人在这里坚守、陪伴和经营,都将会被岁月消耗的干干净净。从某种层面上看,乡村要振兴,前提是得有人在这里守望这里的一切。

(摇晃的吊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