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说我家乡好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尊敬的访客,欢迎您访问湘西州人民医院网站,我们一直在关心您的健康!为您的健康服务!

地址:吉首市乾州世纪大道与建新路交汇处

邮编:416000

总值班室(新院):
       0743-8222417

总值班室(老院):
       0743-8222417

院办公室:0743-2110288

医务科:0743-2110060

宣传科:0743-2110611

预约挂号:0743-2110137

           :0743-2110137

发热门诊:13974342825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动态 » 杏林撷萃 »

谁不说我家乡好

谁不说我家乡好之
(一)悠悠白云山
      白云山位于酉水南岸,保靖县城西边,距县城约45公里。主峰海拔1320米,为保靖县最高峰。山上空气清新,空气中负离子含量丰富。区内面积18.7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在90%以上,有1000米以上的山峰7座,层峦叠嶂,溪谷纵横,茫茫林海无边无际,十分壮观。
 
(白云山最高峰) 
      白云山森林生态系统属于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区域、东部常绿阔叶林亚区域、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地带、中亚热带阔叶林北部亚地带、三峡、武陵山地栲类润楠林区。
 
(白云山竹海)
 
(白云山国家级保护动物--黄腹角雉)
      保护区是国内发现白颈长尾雉集中分布最多的区域之一,仅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如金钱豹、云豹、白颈长尾雉、黄腹角雉、林麝、金雕等6种就在这里出现过;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有28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如伯乐树、珙桐、红豆杉、南方红豆杉也在保护区内快乐成长。老百姓餐桌上的蕨菜类植物在白云山比比皆是,简直是一座动植物的乐园。
 
(二)白云邨避暑山庄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几家人相约来到白云山白云邨。
      白云邨的“邨”,最容易被人误读为“屯”。360百科解释:邨是一个中国汉字,读音为(cūn),名词词性,其意义同"村",指乡村、村庄;常特指社区,区别传统意义的"村落";有时也用于人名。
      《说文解字》(卷六)(邑部)释:邨地名。从邑屯声。臣铉等曰:今俗作村,非是。《广韵》释:墅也。《增韵》解:聚落也。字从邑从屯。经史无村字,俗通用。如《晋·陶潜·归田园诗》“暧暧远人村(邨)。”《桃花源记》“村(邨)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
      可见,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此“邨”非彼“村”,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因“经史无村字,
      俗通用”。似乎古文中的通假字相类似,这对于从小学习简体汉字的人来说,认错字也就情有可原了。其实这个字也有人用于人名,如原汪伪政权76号特务、大汉奸丁默“邨”,就有这样一个字,多数人只是对其不注意罢了。
   
(白云邨内静悄悄)
   
(雅居)
      如今的白云山水泥路已经从山脚修到山顶,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和扬尘的烦扰,清新的空气围绕在我们的周围,不听警笛声,不见尘飞扬,只闻花香和鸟鸣,一种乡愁不由而生,过去的那种田园生活与健康生活环境与情景又一一浮现在脑海里,人要是不长大该多好!
      孙儿与爷爷奶奶同上白云山,很快就融入了这个临时拼就起来的“大家庭”。尤其是有了姑姑家两个姐姐相伴,那种高兴劲儿真的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晨阳背影)
      没有带小孩的人家一早就出了门,各自都想在这个氧吧里尽情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愿被人打扰。但带着小孩的我们,总不能把自家小孩丢在白云邨自个儿出门揽胜。
      这就是拖家带口与二人世界的最大区别。

(粘) 
      我常常想,出门在外,没有小孩的羁绊,大人就像放下了包袱一样可以任性、自由地玩。但这样的玩法似乎欠缺点什么。反复地想着这个问题,最后才明白了我们到底缺乏了什么东西,那就是“童趣”。是那种再也不能回到我们身上的那种童年的乡愁和记忆。带着小孩走天涯,让童趣围绕在我们的身边,不正是我们永远年轻,永不言败,勇往直前的源泉?如此这般,带着家人,带着小孩出门看看,相较于单身贵族和两人世界的四处游荡,那意义就大得多了,何乐不为?

(三)知青场边“知青泉”
      “知青”,即知识青年的简称,是一个特定群体在一个特殊年代共同的名字。40多年前的1973年,一群风发正茂的少年听从伟人“农村是个广阔天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号召离城别家,来到白云山上,荏苒时光五载,辛勤耕耘、屯垦于白云山,他们用自己的汗水、泪水,以及再也回不来的青春,让这里变成了绿的海洋,动植物的乐园,实现了“辛劳换来群峰秀,留下青春不言愁”的铮铮誓言。
 
(白云山知青纪念塔)
      现在的白云邨其实就是当年知青们工作与生活的地方。在这里,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硬是用自己的双手和汗水在山腰上开辟出一块平地,用一砖一瓦搭建起来了自己的“知青场”。一座简陋的知青纪念碑矗立在白云山上,不仅记录了知青们在这个曾经没有人烟的山头飞扬的青春的日日夜夜,也镌刻了他们生活的酸甜苦辣。
      知青场部边上的这口井自从知青们上山对其进行修整后,已经源源不断地流淌了50年,如今依然清凉如许,甘甜如饴,就像一个母亲的乳汁,喂养着白云山的生灵们,也使得白云山“知青场”自始至终保持着青春的活力。

(知青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