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游秦之“迁陵洞庭郡”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尊敬的访客,欢迎您访问湘西州人民医院网站,我们一直在关心您的健康!为您的健康服务!

地址:吉首市乾州世纪大道与建新路交汇处

邮编:416000

总值班室(新院):
       0743-8222417

总值班室(老院):
       0743-8222417

院办公室:0743-2110288

医务科:0743-2110060

宣传科:0743-2110137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动态 » 杏林撷萃 »

寻游秦之“迁陵洞庭郡”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5月15日至16日,机关支部在龙山里耶开展主题党日活动,在认真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民族团结的重要论述后,全体同志带着一种好奇游览了神秘湘西境,并从这里穿越至大秦帝国,在其洞庭郡辖地潇洒地走了一回。
 
(1)迁陵县治话穿越
      里耶,地处酉水中游,比邻鄂西、渝东,濒临酉水,自古“连荆楚而通巴蜀”,是兵家必争之地。
      战国时期的里耶,一度是楚国对付巴蜀、夜郎及西越的军事战略要地。据里耶出土的秦简有关记载,秦灭六国后,里耶曾是秦设洞庭郡之迁陵县治所,是秦王朝控制西南边关的重镇和秦军粮秣兵马极为重要的中转站和补给点。因位于酉水河中游的一块平坦的土地上,至清晚期及民国初曾是酉水河边“上有鲤鱼沉潭,下有婆树拦滩,前有玉石岩板,后有八面靠山”的一块风水宝地。当年的繁华与富足由此可见一般。
 
(里耶古城遗址大门)
 
(这道不显眼的土坎曾是里耶古城的城墙)
     
      遗憾的是,一个原本系秦地洞庭郡迁陵县之治所的“风水宝地”,历经2千余年变迁,今却属于龙山县境,反倒与其原归属地迁陵(现保靖县)隔河相望,留下一个“子不认母,夫不认妻”的结局,不禁让人叹惋岁月流逝之残酷。
 

(静静地酉水河)

      里耶因水而美。据相关资料记载,里耶身边的酉水河古称“更始河”,是沅水最大支流。“更始河”有南、北二源:“北源”又称北河,系酉水河主流。发源于湖北省宣恩县酉源山,往南迂回蜿蜒于湖北省的宣恩、来凤及本省的龙山和重庆市的秀山、酉阳边境,其中有56公里成为湘、鄂、川省界。在龙山县南经湾塘水电站、重庆市酉阳县酉酬镇至秀山县石堤镇与“南源”秀山河汇合。
      “南源”称秀山河,源出贵州省松桃县山羊溪,北行经重庆省秀山县至妙泉并纳龙潭河后,转东北至石堤与北源汇合。
      南、北二源在秀山石堤汇合后,下流10余公里经大桥村入自治州境,至龙山县隆头镇左汇南下的洗车河,下江口右汇花垣河(清水江),越过保靖县城后左汇泗溪河、猛洞河、施溶溪,右汇白溪和古丈河,然后从凤滩水电厂大坝出州境,经沅陵县城汇入沅江,
      全长477公里,全流域面积达18530平方公里。历史上,这里住着的“武陵蛮”与今日的土家族群有着极久的渊源关系。
 
(秦简下的神穿越)

      2002年夏天,考古工作人员在里耶古镇遗址的一号古井的考古挖掘中,该井出土了三万七千四百余枚秦简,竹简中对秦之“洞庭郡”的记载比比皆是,完全颠覆了原《史记》《汉书》中对大秦帝国郡域设置的记载,让后人看到了不一样的大秦帝国,将“迁陵洞庭郡”载入了史册。
      作家向军在《里耶寻秦》一书中,曾对秦国洞庭郡的来由进行了说明。
      他认为,洞庭郡之名最早出现是在楚国。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破楚国国都都郢(音:dou-ying;今湖北荆州)并占领了楚国大片领土,楚之洞庭郡随之成为秦之新郡,郡治设长沙,并将楚之黔中郡一分为二,将黔中郡的西北一部分划归洞庭郡,东南一部则划归苍梧郡。就这样,洞庭郡地域范围囊括了湖南沅江、澧水流域,湖北清江流域及四川黔江(今重庆)流域的大部分地区。往东可以到达洞庭湖沿岸,北与巴郡、南郡相邻,南与苍梧、象郡搭界,西与夜郎国为邻。里耶作为洞庭郡下迁陵县县治所在地,这在当时,无疑凸显了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成为“连荆楚而通巴蜀”的兵家必争之地。
      遗憾的是,秦国经几代君王的励精图治,开疆拓土于始皇元年(公元前221年),创立的中华大帝国,最终因太过“暴虐”而于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被推翻。洞庭郡也在秦国的版图里仅存在了70年的时间,这在历史的长河中无疑是“昙花一现”的匆匆过客,难怪在历史的典籍中看不到它的身影。直到公元前202年,汉王刘邦封吴芮为长沙王并设长沙郡,同时把原秦洞庭郡的沅水、澧水及重庆乌江流域的部分地区改设为武陵郡,秦之洞庭郡才算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护城堤上的美女,试图穿越到“朝歌”)
 
      西汉王朝将秦之洞庭郡改为武陵郡后,对居住其地的少数民族统称为“武陵蛮”。东汉至宋,武陵蛮在沅水上游五溪地区的,又称“五溪蛮”。史书将其称之为“盘瓠之后”、“盘瓠之种落”。东汉时“武陵蛮”曾多次反叛被镇压,深深留下了汉王朝在神秘湘西境大肆用兵的证据。同时说明,大湘西的历史轨迹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这里的人民睿智聪明,具有高度的文明留存,并成为它的子民们宝贵的精神物质财富。
      什么是历史?,历史就像我们的故乡,只有回望他时,你才会意识到自己原来是那么地在乎他,但时过境迁,再多的感慨和遗憾都只能湮没在岁月的云烟之中。唐代大诗人李白曾有首《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的诗谈到了湘西这块神秘的土地,诗曰: 
      杨花落尽子规啼,
      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
      随风直到夜郎西。
      五溪就是值得湘西这块神秘的土地,历史上曾经是一个重要的角色,更是中华版图的一块“风水宝地”。
 
(2)神秘的一号井——“中华第一井” 
      湘西人游里耶,自豪感自然而生。这里出土的里耶秦简不仅揭开了一段尘封的、不为人知的神秘湘西史,更难得的是“它出土了中国目前已知的最早、最完整的九九乘法口诀表,成为中国古代数学辉煌成就最直接的见证”。
 
(“古洋镜”——中华第一井)
 
      在这部乘法口诀中,其“二半而一、一一而二”的口诀独树一帜,一个是分数计算,一个是加法运算,但都被摆进乘法口诀里,专家认为这是古人将数学比附于易学而强加进去的。
 
(中华第一井简介)
 
(被揭开面纱的里耶“中华第一井”)

      《易•系辞》中曾有“易有太极(一),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的说法。它和里耶秦简的乘法口诀中“二半而一、一一而二、二二而四,”三句的得数一一对应,并和《老子》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异曲同工之处,是古人崇尚“九九之数,以应天道”的结果。西方国家看到这一经典都还是公元16世纪以后的事。这就是我们文化自信的力量所在,中华文明史是一部不间断的文明存在,我们的古文明不输于任何其他古文明。
 
(3)夜幕下的里耶古街


 
      当夜幕降临时,里耶古城内幽静的石板街和昏暗的仿古街灯,总是给人一种害怕的感觉。
      昏暗的路灯下, 倒挂在石板街上那五颜六色的油纸伞,在夜行人的头上随风摇曳,给行人稀少的街道凭添一种神秘。
      在这个黝黑的夜晚倒是适合我们穿越到大秦帝国肃穆的青色世界,借机威慑一下其他诸侯国的臣民。
      走着走着,我们突然发现里耶古街的老房子竟然都是一个样儿,在昏暗的街灯下显得黝黑黝黑,几个回转后,我们似乎已经失去了来时的方向。 
      这时,手机里传来其他同伴的召唤,问我们到了哪里?原来是我们又来到里耶古城遗址前的大街上,GPS导航定位不厌其烦地纠正着我们: 前行50米左转,你已偏离方向,正在重新给你规划路线......
      导航重复着提醒我们走错了路,可我想,在1000米的范围内虽因夜幕难辨方向,但回旅店的大致方位还是分得清的。如果再听导航的唠叨,被其所迷惑,恐怕是一个晚上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借着昏暗的街灯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一直用自驾导航模式在指挥着自己往前走而不是用步行导航模式来规范自己的行为。真是人蠢无药医,在大秦的地盘使用今天的雕虫小技,还真的是弱了“智”,也难怪总是走不到正确的道路上来了。
      人的一生总会走许多的路,过无数条河上无数的坎,经历许多的事,只有听从内心的召唤,才会正确地走下来,但凡粘上一点“诱惑”,就会不可避免地走弯路,到不了希望的尽头。